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今天是  欢迎访问广水市纪检监察网
您当前位置:广水市纪检监察网 >> 工作之窗 >> 榜样风采 >> 浏览文章

用生命诠释忠诚与担当——追记广水市武胜关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刘铭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4-21 15:04:53   点击:   字号: 【字体:

 

鲜花盛开寄深情,香草吐芳传思念。6月初的广水市武胜关镇桃源村,美丽的勋章菊开遍了山野。村支书殷修勇站在村部门口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喷绘宣传栏前,眼里泪水在打转。

“这个喷绘是刘书记生命的倒数第16天强忍着晚期肝癌的病痛,亲自校对、组织制作的。”他哽咽着说。

今年318日,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刘铭锐在排查完两条问题线索后,吐血倒下了。13天后,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监督执纪问责工作,年仅43岁。

在刘铭锐生命的最后300天里,他用生命换来一份沉甸甸的成绩单:圆满完成省委巡视整改任务,还办理信访件2 4件,立案8件,结案7件,党政纪处分7人,移送司法1人,在全市名列前茅。

41,广水市委作出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向刘铭锐学习的活动。516,随州市委书记刘晓鸣号召全市党员干部向刘铭锐学习。次日,随州市纪委作出决定,在全市纪检监察系统开展向刘铭锐学习的活动。      

一份藏了300天的病历,透露一个“拼”字 

“刘铭锐快不行了!”319日清晨,刘铭锐的同学、广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祝文平接到刘铭锐妻子的电话,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电话中传出。她哭诉:刘铭锐凌晨告诉她,自己8个月前就查出得了晚期肝癌。

刘铭锐在镇干部中是工作最拼命的人。31 8日,他还与同事一起排查了两件相关问题线索,晚上,刘铭锐突然吐血。

祝文平火速前去检查,发现刘铭锐此时已因肝硬化导致血管破裂,内脏大出血,生命危在旦夕。“必须马上转到武汉协和医院抢救!”刘铭锐被抬上车,车飞驰武汉。车上,虽然祝文平做了医疗处理,但出血还没停止。祝文平反复告诫刘铭锐:“躺着别动,不要讲话,讲话会加速出血,死人是几分钟的事。有很多与你同样的患者就是死在往医院的路上。”

车行一小时后,刘铭锐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要给镇委杨书记打一个电话。”

祝文平问:“如果不是非打不可就不要打。”刘铭锐表示“要打”。

“那就越快越好,一分钟以内说完。”祝文平焦急万分。

妻子帮着拨通了电话,把手机递到刘铭锐嘴边。刘铭锐用微弱的声音说:“杨书记你好,我生病了,向你请病假。”

又过了近一小时,车快到武汉了。刘铭锐又提出要打一个电话安排工作。祝文平生气地说:“你要不要命了?”刘铭锐坚持要打。妻子帮着拨通了镇纪委副书记王立军的电话,刘铭锐用微弱的声音说:“明天要召开全市纪检监察工作会议,我生病去不了,你一定要代表我们镇参加,不要耽误了。”并交代了会议时间和地点。

冒着生命危险通完这两个电话,刘铭锐这才闭上了眼睛。

到协和医院后,经抢救,刘铭锐脱离危险。他神志清醒时,祝文平又难过又生气地对他说:“老同学啊,如果不是看你得了这么重的病,我要照你的胸口打两拳。你得了肝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老婆和单位同事啊?”

刘铭锐缓缓说出事情的经过。原来,去年6月,刘铭锐发现自己常常有剧烈的腹痛,便到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是肝癌晚期,医生说只能活8个月。面对这一晴天霹雳,他独自在医院的花坛前呆呆地坐了一个小时。他心想,癌症被称为不治不症,肝癌是“癌中之王”,对晚期肝癌更是无力回天。如果把病情说出去,除了只会给领导、同事、家人带来紧张和痛苦、会花去公家大量的药费外,只能是白花钱并会耽误同事们的时间。而自己热爱的纪检岗位上还在大量的工作没有完成,省委巡视组刚刚离开广水,移交问题线索的查办正在节骨眼上,如果自己请假治病,此时换人,镇纪委工作短时间内将会很大影响,不如拼一拼,与时间赛跑,在有限的时间多干一些工作。

于是,刘铭锐选择瞒着领导、同事和家人,在生命的最后8个月里,没有请假休病,坚持一线工作。他开了一些药,经常随身带着偷偷吃。

“这以后,他工作更拼命了。每天到办公室最早的是他,去食堂吃饭最迟的也是他。晚上夜深人静,他的办公室依然亮着灯,仍然在加班加点,丝毫看不出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镇纪委副书记王立军最清楚刘铭锐的顽强。原本消瘦的刘铭锐越发面容憔悴,身体更加虚弱,吃饭更少了,吃药却更多了……

“我发现他的脸色腊黄,饭量特别小、吃得特别慢,几次叫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他就以胃病为由搪塞过去。结果他还跟我开玩笑,说他现在吃饭是一粒一粒地吃,就跟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同事黄磊玲回忆起来,几度哽咽。

314,是刘铭锐临死之前的第16天。由于次日省纪委副书记陈洪波将到武胜关镇桃源村检查《准则》《条例》宣传贯彻情况。刘铭锐便提前一天到该村检查迎检情况。在村委会门口,目光锐利的刘铭锐发现《准则》《条例》喷绘宣传栏上的宣传内容出现了两处小差错,错了一个字,掉了一句话。

“不行,这喷绘得重新做。”刘铭锐说。

“这不算什么大错,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现在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算了吧。”有人劝刘铭锐。

“《准则》《条例》的宣传是大事,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刘铭锐让人打电话联系制作喷绘的广告公司尽快改做,明天九点之前完成。

“这有难度,我们接的活很多,忙不过来,明天九点之前完不成。”广告公司说。

“我得跑一趟广告公司,上门做工作。”刘铭锐忍着病痛,亲自开车,从桃源村驱车四十分钟到广水镇上,找到这家广告公司负责人说明问题的重要性,负责人终于答应加班改做好。 

一份厚重的反腐成绩单,透露一个“敢”字 

  在基层腐败分子面前,刘铭锐如同一把锋利的反腐之剑。

患癌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但一到反腐办案一线,他就又精神百倍,忘记了病痛。这是他能够在生命的最后300天里,交出一份沉甸甸的反腐成绩单(见本文开头)的原因。

去年5月,就在刘铭锐被确诊为晚期肝癌的头一个月,南新村群众向镇纪委举报村支书姚行华在水库溢洪道维护工程建设中虚报工程款。刘铭锐决定调查。到底有没有虚报?举报人和被举报人说法不一。调查工作一时找不到突破口。

“如果我们能掌握溢洪道实际建了有多长,就能测算出工程中的钢筋水泥使用量。实地丈量,就能水落石出!”刘铭锐决定亲自带队爬山去现场丈量。

“可是水库溢洪道建在高山上,山高坡陡,有的地方还比较危险。”有人有顾虑。

“没关系,到时我来当测量员。”刘铭锐说。

这天,骄阳似火,酷热难当。刘铭锐带着市纪委派出第三纪工委书记蔡曙东、镇纪委副书记王立军和市公安经侦大队的一名干警,翻山越岭来到水库溢洪道现场。刘铭锐戴着草帽,亲手拿着尺子,与王立军一起对溢洪道工程一点点地丈量。有的工程点十分陡峭,一不小心就会坠落山下,刘铭锐没有退缩,忍着病痛带头爬了上去。

经过半天的苦战,终于测算出村支书姚行华虚报了六千元的工程款。后来,姚行华因违反财经纪律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去年6月,广水市纪委接到省纪委信访室转办的一封信访件,内容是武胜关镇新岗村15名村民联合举报村支部书记王立浩涉嫌违纪违法。调查重担落到了刘铭锐身上。在开展调查的时候,为找到一名知情人,前后三次都未找到该人,直到第四次,调查组才在晚上找到。这名知情人被刘铭锐的真诚所感动,举出了关键的证据。

与王立浩正面交锋的时刻终于到来。这天,刘铭锐提着两个暖水瓶,手里拿着一个装药的小包,来到谈话室。面对着这个共事十几年有着深厚感情的纪委书记,王立浩起初觉得“有救”,将期盼的眼神反复投向刘铭锐,希望放他一马。刘铭锐却说:“纪律是对所有党员的,我不能因为感情坏了规矩!”坚持要其向组织讲清情况。在僵持中,刘铭锐知道他曾经当过兵,不经意间抛出当兵的话题,果然,王立浩逐步转向配合。可在关键的问题上,他又犹豫了起来,毕竟是干了几十年的村支书,怕以后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刘铭锐适时出示部分证据,王立浩终于承认了违纪事实。大家抬头一看时间,已经是快到下午三点。这时,食堂第六次打来电话催促,刘铭锐对着电话说:“可以吃午饭了。”王立浩因侵占退耕还林补偿款,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在办案过程中,刘铭锐既重查处,又重教育。去年7月,泉水村书记张某某因村集体财务账目管理不规范,被镇纪委立案查处,并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年8月,刘铭锐得知张某某因病住院,凭着多年的纪检工作经验,他觉得此时是对该支书展开回访教育的好时机。果然,在医院,张某某拉着刘铭锐的手,感动地说:“感谢组织没有抛弃我,今后我一定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用实际行动弥补曾经的工作过失。”张书记知耻而后勇,在今年年初的全市综合业绩观摩会上,泉水村因为各项工作突出,作为该镇的先进村接受观摩。

     一张严肃的“反对票”,透露出一个“严”字 

“铁面监督执纪敢得罪人。”这是人们对刘铭锐共同的看法。“纪律不是儿戏,执纪必须要严。”刘铭锐经常说。

广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武胜关镇党委书记杨甫权说,“他作为纪委书记,对我这个党委书记和班子成员敢监督、敢唱反调。”

去年,有一个大的引进企业在镇里举行开业庆典,有人邀请杨甫权参加。

“那不行,你不能参加!上级有纪律规定,党员领导干部不能参加企业开业庆典这类活动。”刘铭锐一脸严肃地阻止。杨甫权听取了他的意见。

还有一次,镇里准备引进实施一个道路绿化工程项目,投资额超过50万元。但按照有关规定,超过50万元的项目必须经过招投标程序。镇党委会讨论时,几位同志为了抢时间抢进度实施这个项目,就提出:“我们灵活变通一下,把工程掰成两块做,第一块先做个50万以下的,就可以不招投标了。剩下的一块,下一步再说。”对此意见,党委会上多数人表示赞同。

“我坚决反对!你们所谓把工程分两块,这是明显的在想办法规避招投标程序,不符合政策也不符合法律。我们宁愿工程晚一点上马也不能违纪。”刘铭锐在会上投下一张关键“反对票”。

杨甫权支持了刘铭锐的意见。最终,项目经过招投标才上马。

对于在一个乡镇办公楼里办公、一个食堂吃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只要踩了纪律红线,哪怕是共事十几年的朋友,他也敢得罪。

在去年开展的“43专项整治”清理票据中,查出镇计生办干部马骏龙经手的去年9月报销的票据不规范,几单招待费中有两千多元假发票。刘铭锐坚决要查处。镇里多名分管的领导找到他来说情,说招待是因公,审批程序也都有,只是因为餐馆提供票据看上去很规范,马骏龙当时也是因为疏忽没看出来是假发票。

刘铭锐态度坚决:“在反‘四风’的当口上,马骏龙确实工作不负责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该追究责任还是要追究责任啊,如果按照纪律规定该处分就要处分。”后来还是给了马骏龙党内警告处分。

今年初,一起涉及“四风”问题的定性意见摆在了面前,违纪者是他多年的同学,违纪也轻微,很多人认为可以“变通”一下,甚至在研究案情时曾经的老师的说情电话打到了刘铭锐的手机上。但刘铭锐不为所动,他一边耐心地老师讲明形势、政策,一边与同事们分析案情,详细地解说条款,说得大家心服口服,最终依照《条例》,给予对方党内警告处分。还开导这位同学,犯错不要紧,改了就行,今后注意防范。

33 0日中午l时许,刘铭锐在与癌魔作斗争300天后,43岁的生命戛然而止。临终前,他对家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给组织提要求、添麻烦!”

“刘铭锐的一生,正如其名字:铭记使命、锐意进取。他对纪检监察事业的无比忠诚,面对病魔所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的凛然正气和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给我们以启迪和激励。”广水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石守超含泪说。

得知刘铭锐去世的消息,广水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杨光胜含泪吟诵明代诗人于谦的诗《石灰吟》献给刘铭锐:“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杨光胜说,刘铭锐面对腐败分子,如一把锋利的剑;面对名和利,如一块纯净的冰;面对人民群众,又如一团温暖的火。刘铭锐如一泓利万物而不争的清泉,值得自己永远记取。

         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