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今天是  欢迎访问广水市纪检监察网
您当前位置:广水市纪检监察网 >> 法纪教育 >> 浏览文章

倒在开发商手中的局长——原市招标投标监督管理局局长褚玉忠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3-1 10:00:24   点击:   字号: 【字体:

 

    2012年新年刚过,一个爆炸性新闻在随州大街小巷传开,市招标投标监督管理局局长褚玉忠被“两规”了,这位昔日随州“知名人物”最终还是倒在了开发商手中,他利用手中权力,大肆敛财,违反党纪国法,面对的将是漫漫的铁窗生涯。
  奋发进取的“有为青年”
  褚玉忠是土生土长的随州人,父辈以务农为生。他少时便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远大抱负,1973年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1978年通过自学参加高考被当时襄阳农校录取。在大学学习期间,他品学兼优,一直担任学生干部,1981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原随州农业局工作,褚玉忠由一个农民成为一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年轻的褚玉忠积极向上,有理想、有热情、有追求,工作作风扎实,敢想敢干,因工作踏实勤奋,逐步得到组织和群众的认可。尤其在被组织任命为市招投标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并负责日常工作后,他大胆创新,开拓进取,积极探索出了一条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招投标综合管理新途径,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和肯定。在组织的关心和培养下,褚玉忠逐渐从一名年轻的普通办事员成长起来,2008年,褚玉忠被组织任命为市招投标局局长,成为一名正处级领导干部。
  贪婪堕落的“土皇帝“
  随着职位的升迁和权力的增长,褚玉忠飞扬跋扈的性格逐步显露出来了。他在单位独断专行,在重大事项决策、财务管理等事权上搞“一言堂”,单位规章制度、工作程序成了摆设。群众称之为“一把手是绝对真理,二把手是相对真理,三把手是没有真理”。褚玉忠在市招投标局局长任职期间,将单位发展壮大的成绩都归功于自己,内心慢慢膨胀,发展到最后,单位里所有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容不得半点不同建议,把单位当作自己的“家”,自己当起了“家长”,随州人称“褚老大”。由于权力大而且无人监管,褚玉忠的胆子逐渐增大,开始寻求权钱交易,从收受开发商的小额礼品到收受高档烟酒,从收受一千元现金到收受几万元现金,物品档次越来越高,金钱数额越来越大。在收钱后,褚玉忠总是亲历亲为为开发商搞好“服务”,或利用自身职权对相关费用想减免多少就减免多少,或帮助开发商承接业务“出点子”、“跑路子”,总之,权力在他手里被完全金钱化了。2005年期间,随州某公司周某为承揽香港街招标代理业务,先后分四次送给褚玉忠16万元,随后他利用身为市招投标办负责人的职务影响力帮助该公司成功承揽了该项业务。2009年至2012年期间,褚玉忠收受某公司姜某7.5万元后,褚利用其市招投标局负责人的职务便利,擅自违规向姜某透露市国土局某土地整理项目(17个标段,总投资7000多万元)的投标标底,使得姜某顺利得到一个530万元左右的标段。褚玉忠自尝到了权钱交易的“甜头”后,胆子变得越来越大,贪欲不断膨胀。2003年他安排办公室工作人员使用公款购买了一台方正一体机电脑,价值9999元,电脑购买以后,由褚审核签字入账报销,但电脑一直摆放在褚玉忠家里供个人使用直至案发。2007年底左右,在某经营部王某与市招投标局结算市招投标中心办公大楼的装修工程款的过程中,褚玉忠利用其市招投标局负责人的职务便利,指使办公室工作人员配合王某篡改合同,将工程实际价款191800元更改为221800元,最终由褚审核签字从单位财务套取出3万元资金供褚个人平时挥霍。
  悔恨交加的“褚老大”
  纸终究包不住火。褚玉忠霸道的工作作风、腐化的生活方式,早已惹得天怒人怨,各类举报信源源不断。根据省委第三巡视组交办、省纪委转办、群众实名举报,按照市纪委常委会要求,市纪委组成专案组于2012年2月6日对褚玉忠的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并对其实施“两规”措施。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市纪委专案组共查明褚玉忠犯贪污、受贿、违反廉洁自律规定等多项错误,违纪金额达到80多万元。因涉嫌违法犯罪,同年4月,褚玉忠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调查处理。2013年10月,褚玉忠被司法机关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昔日的“褚老大”面对正义的判决书,早巳泪流满面,悔恨交加。褚玉忠对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说自己开始还能坚守贪腐防线,主要还是随着自身权力的膨胀,思想防线开始松懈,收受他人钱财的“闸门”就慢慢打开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归结起来,就是缺乏对法律的敬畏之心、对贪腐的羞耻之心、对权力的自我约束以及自我反省意识。
  褚玉忠身为国家公职人员,从一般干部逐步成长为市直部门一把手,在亲朋和同事们眼中仕途可谓是一帆风顺,原本应该清正廉政,执政为民,他却把组织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无视党纪国法,一心“向钱看”,忘掉了国家对他的培养,忘掉了父母对他的嘱托和希望,步人了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泥坑,最终一步步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