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今天是  欢迎访问广水市纪检监察网
您当前位置:广水市纪检监察网 >> 法纪教育 >> 浏览文章

“为情所困”的民防办主任——随州市民防办原主任蒯某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3-1 9:56:55   点击:   字号: 【字体:

 

   2013年4月,一条重大线索引起了随州市纪委的高度关注,线索指明随州市民防办原主任蒯某(正处)涉嫌利用职权贪污受贿,随意违规减免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随州市纪委常委会随即研究决定,对蒯某的问题立案调查,并对其采取“两规”措施。
  调查结果显示,蒯某在任随州市民防办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受贿193.14万元,造成国家损失2000余万元。剖析其腐败的轨迹,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为情所困”敛财受贿的民防办主任。
                                                                        为“爱情”敛财买房
  蒯某第一次婚姻于1983年在部队结婚,维持8年后,因感情不合,于1995年协议离婚,女儿归女方抚养。因在部队已官至飞行大队长(正团职),人到中年已38岁的他与同在部队小他10岁的西安姑娘王某产生了第二段爱情,很快他们于1996年元月结婚。由于新婚妻子王某年轻漂亮,他对这次婚姻十分珍惜,对王某疼爱有加,有求必应。1999年他以正团职转业回老家随州工作。2000年,他任随州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主持工作。2005年蒯某正式任主任。2010年元月,人防办与地震局合并,成立民防办,他任民防办主任至2013年4月。
  2004年,王某随丈夫蒯某来到随州工作。蒯某觉得妻子不远千里从西安来到随州与自己团聚,更加珍爱,很快就在市里为妻子买了房子安了家。
  随州市自2000年8月升格为地级市后,经济开始升温,房地产开发如雨后春笋般发展,房屋价格不断攀升。蒯妻王某是一个有经济头脑的人,一次,她发现城区某小学对面有门面出售,认为此地段人流量大,有较大增值潜力,出租租金也可观,于是同丈夫商量,想买一间门面房。蒯某说:“刚安家不久,哪来一大笔钱?”
  说来也巧,王某同事杨某此时因为表侄曹某的房地产项目没有按规划建地下防空设施,人防办不给其办人防“结建”手续,还要给予处罚。曹某经济损失将很大,项目也只有停下来。心急如焚的曹某很快通过其姑妈杨某与蒯妻王某联系,并用王某名字办了一张银行卡,内存10万元,让杨某送给王某,以打通“关节”。收到银行卡,王某告诉丈夫,要其在曹某项目上放一马,家里也好用曹某送的这笔钱买间门面,坐收租金,还能升值。蒯某短暂犹豫后,侥幸战胜了理智,他还是答应了。就这样,蒯某初次尝到了权力的甜头,更赏识妻子的精明。
  有了爱情的鼓励,蒯某贪欲之门就打开了,心想:“如今这个社会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不捞白不捞。”胆子逐渐变大,收钱“不设防”了。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胃口也越来越大,从10万上升到60万。
  对敛财所得,他都一一交给妻子。妻子王某看准了“买房子能赚钱”,不断向蒯某吹枕头风,灌输“买房赚钱”的观念,鼓动“多捞钱,多买房,再多赚钱!”蒯某觉得妻子说的对,于是抓紧敛财,妻子王某则用这些钱及时买房。在2008年上半年,蒯某购买随州世纪外滩小区1套150平方米房屋,在买房时,他也不忘利用职权,优惠后应付36万多元的房子,经蒯某向开发商暗示可以给他们帮忙后,开发商只得在已经最优惠的基础上再少收房款9.1万元、车位款1万元。150平方米的房屋,蒯某夫妇只付了26万元。年底,王某又花65万元在西安长安区秦岭山水小区购别墅1栋。2012年初,王某花34万元,在随州神农公园购房1套130平方米,同年底,王某花70.9万元在西安长安街国防工厂旁购房1套120平方米和1间车库。不久,王某在西安长安西街花37万元购2间门面房。共6处房产,计240.9万元。
  为了满足欲壑难填的妻子,蒯某只得一次又一次以权敛财来博得妻子芳心。除了让妻子无休止买房外,为满足妻子虚荣心,蒯某还特意为妻子购买了一辆奔驰牌小汽车,供妻子享乐。在他们夫妇二人的脑海里:“这个社会不捞白不捞,等几年退休了,想捞也捞不成。”他们早把法纪抛到了九霄云外。
                                                                          为“亲情”受贿帮忙
  蒯某在兄弟中排行老大,非常顾及手足之情。他常说:“长兄如父,兄弟一场,我不帮你们,谁帮你们?”在对弟弟们有求必应的同时,却忘记了法纪。其一堂弟因为有这样的兄长曾公开在外吹嘘:“只要给我30万块钱,人防的事,我都可以摆平。”公权力变成了蒯家兄弟的“私权力”。 他帮弟弟们主要在三方面:一是在受人请托上给“面子”;二是在经济困难时借“票子”;三是在人防办事上开“口子”。
  请托给“面子”。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蒯某的一个弟弟给他打电话,说其朋友万某受人之托,请他在一房产项目收费和手续上给予关照。其朋友万某在办公室找到他,并在一个月内先后两次分别送上5万元,10万元,共计15万元。他想,既然是弟弟的朋友,收钱不会出问题,于是毫不犹豫将钱收下,收下钱后,他很快给予关照,少收费100多万元,还顺利办理了人防“结建”手续,双方皆大欢喜,弟弟也面子十足。2010年夏天的某一天,他的一堂弟受朋友之托,送来4万元,想少交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他收下4万元后,给下属打招呼“关照”,少收易地建设费50万多元,抓紧办了“结建”手续,给足了堂弟面子。
  有难借“票子”。 蒯某收受的贿赂,大部分给了妻子王某买房,但在弟弟有困难时,他也慷慨大方,解囊相助。2006年,他的一个弟弟接到一个工程,因资金不足求助于他,他当天就借出20万。2011年下半年,其弟又接下了一个工程,资金紧张,要求他借五十万元,他当即答应。以后,三个弟弟又有多次因工程向他借钱,他均通过向其帮助过的开发商借钱,一一满足其弟弟们的要求。
  办事开“口子”。 蒯某还利用工作的便利,帮助弟弟们开“口子”,免规费。近年来,他有三个弟弟参与或投资多处房地产项目。他很是关心,多次向下属打招呼,全部免除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并直接授意下属,在没有建人防工程又没有缴费的情况下,一路绿灯,为他们办理人防“结建”手续。
                                                                            为“友情”互利互惠
  蒯某不喜交友,但由于手握大权,一些旧识新友,纷纷找上门来,送上厚礼。他也知“礼”图报,在“收礼”后,根据“礼”的轻重相应减免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双方各有所图,互利互惠。他想:“还有几年就要退休了,还是要多交些朋友,多积累些钱财。”
  蒯某转业到地方后,结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房地产开发商某某。2006年,某某开发当时随州最大的房地产项目之一,为了在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上得到蒯某关照,多次与蒯某拉关系、套近乎,他们逐渐成为好朋友。为开发项目缴费的事,某某先后分4次,送给他35万元。他也曾担心出事,但某某说:“你我是朋友,还不放心?今后不管谁问起来,打死我也不会承认,你放心收下。”他收下钱后,当即少收某某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200多万元,还很快主动上门服务,降低人防工程验收标准,为某某顺利办理了“结建”手续。
  蒯某一部队战友转业回随州,很快与他联系上。这个战友很为他着想,经常开导他说:“你在这个位置上还能干几年?光靠那点工资中个屁,我给你搞几十万,你好养老,只要你帮我把事情办成。”战友说到做到,于2009年至2011年期间,一共7次共送给他60万元。他一一笑纳后,先后主动为战友请托的房地产项目少收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300多万元,还抓紧及时办理了项目每期的“结建”手续。
  就这样,蒯某从交友中获得到“实惠”,从一开始不愿交友,到逐渐交了很多朋友,既有单位的“铁杆”朋友,也有社会上的“粉丝”朋友。民防办工程科科长陈某先后以不同名义送给他10多万元,民防办副主任李某近4年年年给他送红包,社会上的房地产开发商“粉丝”们也都每年给他送上一份厚礼。这样的朋友他共有20多人。不论多少,他都毫不推辞,事后都给予相应回报。
  多行不义必自毙。蒯某为情所困,终于东窗事发。2013年7月,蒯某被移送司法机关,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铁窗生涯,令人惋惜。
  爱情、亲情、友情,本是人生不可或缺的感情,但一旦被利欲浸染,就像条条绳索缠住人生,令人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导致最后失去理智和自由,值得人们深思和警醒!

 

         顶部             关闭